翟某欣父亲称不愿谈苏享茂之死:一切等调查结果

2017年09月14日 14:43 澎湃新闻

原标题:翟某欣父亲不愿谈苏享茂之死:相信黑的不是白的,一切等调查

苏享茂(右)与前妻翟某欣

因为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之死事件,其前妻翟某欣及其家庭被推上风口浪尖。

“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9月14日上午,在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的住处,翟某欣的父亲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在得知记者来意后,翟父承认自己就是翟某欣的父亲,并将记者请进家门。

翟父身材高大,戴着银框眼镜,面庞方正清瘦。目前仍在山东科技大学任教。

但谈及翟某欣与苏享茂之间的事情,翟父反复重申,“一切等待有关职能部门的调查,我相信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

至于之前有媒体提及他谈及女儿的婚姻状况时,曾表示他知道的只有女儿这次与苏享茂的婚姻,翟父也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一概不知道,等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翟父所居住的这处三室一厅内显得颇为凌乱,酱缸、塑料筐、核桃在餐桌上摆得满满当当。“我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自己也懒得收拾。”对于家里的凌乱,翟父连表歉意。

翟父称,目前仅有他一人在此居住。

翟某欣父亲在山东泰安的住处。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图

“六七年前(翟母)就去北京照顾欣欣了。”一位在此久居的妇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翟母多在北京,其中一套住宅已在多年前出售。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翟某欣的母亲也曾是山东科技大学的职员,不过数年前已经退休。

“对,她出去了,(两地)来回跑一跑。” 对于网上沸沸扬扬的舆情,翟某欣的父亲表示,都已经看到了。

当记者询问翟父为何没有去北京时,翟父说,“我去干嘛,我不去,这个我给你说,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

12

新鲜推送
医生拍照发现女娃溺水 丢下相机跳海救人后离开

医生拍照发现女娃溺水 丢下相机跳海救人后离开

10月22日 07:49 澎湃新闻

  原标题:镜头里发现女娃溺水,云南医生丢下相机跳海里施救成功后离开   10月20日上午,一起让人揪心又暖心的情景在广西钦州市犀牛角镇三娘湾度假村海边上演:一小女孩不慎落水,生命危在旦夕……万分危急之时…
男子15年每年匿名捐款2万元 病故时身份方揭晓

男子15年每年匿名捐款2万元 病故时身份方揭晓

10月22日 06:59 中国新闻网

  温州最神秘捐款人“兰小草”找到了   没想到,却是在他永别人世之时   他是洞头海岛的乡村医生王珏,年仅48岁的他前晚不幸病故   连续15年每年匿名捐款2万元,成为感动浙江“最温暖人心的秘密”   本报记…

男子桥上欲寻短见 警花一路狂奔将其拦回

10月22日 06:52 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男子三桥停车欲寻短见 警花一路狂奔将其拦回   10月20日晚上8时许,杭州滨江西兴派出所在西兴大桥边上设卡例行检查。一辆车在卡口前匆匆停下,司机摇下车窗对民警说:“桥上有人要出事,你们去看看吧!…
浙大开设舞龙课 170名同学选修男女比约3∶2

浙大开设舞龙课 170名同学选修男女比约3∶2

10月22日 06:50 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大学开出舞龙课,上百人选修 资料图:舞龙 崔佳明 摄   每逢佳节,各地都少不了这样的场景:十多位身形壮硕的汉子身着红色或黄色套服,手举木棍,头顶巨龙,跟随“龙珠”来回游走,扭、挥、仰、跪、跳…
尬舞红极一时在尴尬中“退潮”:因扰民被劝离

尬舞红极一时在尴尬中“退潮”:因扰民被劝离

10月22日 06:39 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尬舞在尴尬中“退潮” 曾经在网络上红极一时的郑州尬舞异常火爆,在线观看人数达上万人 因扰民问题尬舞一条街被封   手机屏幕内外,一头是极度夸张的演绎,以及渴望成名的企盼;一头是收获名利的传说,…

在线教师成热门职业?有人预售课程1天营收25万

10月22日 05:22 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网师缘何能年收入过百万元   近年来公众对互联网教育的热情日益高涨,从而催生了一个新职业——网师。他们大多是年轻人,在网上直播授课收入之高令人咋舌。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在线教育平台沪江CCtalk上了…

男子偷5000元后立马报旅游团 被抓时仅剩20多元

10月22日 04:12 现代快报

  原标题:男子偷5000元立马报了旅游团 被抓时仅剩20多元   现代快报讯 最近,南京江宁警方抓获一名小偷,他在盗窃5000元后,立马报了一个三亚旅游团出去旅游。其被抓时,身上花得仅剩20多元。   10月初,南京…
7旬老人担心骑车人掉坑里 自带水泥车流中补路

7旬老人担心骑车人掉坑里 自带水泥车流中补路

10月22日 03:09 新文化报

  原标题:担心有人骑车掉坑里七旬老人自带水泥补路 大妈在补路 视频截图   这两天,江苏宿迁市民的微信朋友圈,被一位白发老太太蹲在马路上修补路面的照片给刷屏了。那么,这位老太太是谁,她为什么要补路呢?…